我只是正能量的搬运工

19 碰瓷(1 / 2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玩闹过后,甄不凡的心思又回到制药厂上,虽说室友三人都是信得过的人,可他们毕竟没有真正的生产管理经验,也没有药品的销售经验啊。
更要命的是,现在最缺的就是一个靠谱的,拥有丰富经验的财务啊。
唉,头疼,只能委托猎头公司帮忙找人了。
于是,下午剩下的时间就是联系猎头公司,说了一些要求,大概就是招聘一名经验丰富的财务,一名车间药品技术大拿,外加十名安保人员。
至于车间生产人员具体需要多少,甄不凡还真不清楚,他打算等找到了车间生产技术大拿后,参考大拿的意见再进行招人。
晚上,四人又去了亿达广场好好搓了一顿,这回当然是甄不凡请客,谁叫他都快成老板了,以后大家在他手里还得被他剥削。
趁现在,制药厂没开,先宰他几顿狠的。
周五,中午,学校食堂。
“大山,下午没什么重要的课程,我正好有点事情,你们帮我打个掩护。”
上午甄不凡收到何建军发来的微信,下午警方会公布那天的绑架案,问他要不要来。甄不凡哪有拒绝的道理。
制药厂成功生产,需要维护设备,招聘人员,进货,那样不需要钱,厂子设备都是政府的,也没办法贷款。
身上就剩七十来万现金加320多万正能量积分,就算积分全部兑换成现金,也就四百万不到,这恐怕还不够。
“不会是去见妹子吧。”谢大山吞下一口米饭,问道。
“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甄不凡揶揄道。
“嗷~,你们也不讲究了,感情就我一人单着了,好可怜。”
哈哈哈!
吃完饭回到宿舍换了件自认为帅气的衣服,借闫涛的啫喱水喷了几下,定了发型,在谢大山幽怨的目光中,甄不凡潇洒地出发了。
下了地铁二号线,离市公安局还有些距离,步行大概十五分钟,何建军和记者约的是两点半,现在刚一点半出头,步行过去时间完全来得及。
往嘴里塞了快红箭薄荷味口香糖,双手插兜,边嚼边走,顺便走马观花的欣赏京南市的街景,甄不凡才来这个城市一年多,好多地方感觉还是那么新鲜。
“汪!”
突然马路对面传来一声犬吠。
一只导盲犬挣脱了盲人的控制,疯狂地向远处窜去,紧接着老人惊慌失措地四下乱窜,急于找回自己的爱犬。
吱嘎~
汽车急速刹车声传来,老人就已经倒在车前了。
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!
从听见狗叫,到老人倒地不过几秒钟的时间。
“哎呀,奔驰女又撞人了!”
“快,拍下来放网上,人肉她。”
“对,赶紧拍,附近可没有监控。”
就在甄不凡还没搞清楚具体状况时,身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那么多人,一个个的,又是拍,又是录的。
咦,这车看起来好熟悉啊。
本打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甄不凡,就此离开是非之地,但当看到车主时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想法。
“对不起啊,老人家,没伤着哪吧?”车主关切地问道。
“哎呦呦,还没伤着呢,骨头都快断了,这可让残疾人怎么活啊。”老人顿时急了,开始呼天抢地大哭起来。
“小姐,是你全责啊,这可是老人,还是个盲人,我们可都拍下来了,你跑不掉。”一位大妈义正言辞,愤慨地指着女车主。
“是啊是啊。”围观的人逐渐多了起来,都跟着附和着。
女车主一脸为难,叹声道,“我全责,先给老人送去医院检查吧。”
“这还像话。”大妈见女车主承认全责,也再不多说什么。
众人上前就要搭把手把老人扶上车。
“别动,哎哟,疼,先给钱,十万,给了钱再上医院,万一到医院她跑了怎么办。”老人一直捂着额头地手突然拿开,大声嚷嚷起来。
“啊,血,老人家头部受伤了!”有人看到老人手中全是血,惊骇地叫喊起来。
“唉呀,赶紧去医院,我说你开这么好的车,还在乎十万块钱?赶紧给钱吧。”大妈虎着脸,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女车主。
“就是,赶紧给钱吧,老人家快不行了。”
“是啊,老人家说的对,先给钱,不然到医院还真说不清。”
路人越聚越多,开始纷纷指责奔驰女车主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